陶侃母亲教子有方

来源:监察(审计)室 作者:编审:jcsjs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8-06-21

陶母湛氏(公元243—318年)是中国古代一位有名的良母。她与孟母、欧母、岳母齐名,是著名的“四大贤母”之一。她以教子有方和宽厚待人称道于世。《幼学》云:“侃母截发以筵宾。村媪杀鸡而谢客。此女之贤者。”这“侃母”,指的就是东晋名将陶侃的母亲湛氏

湛氏出生于三国时期吴国的新淦县南市村(今新干县金川镇)。16岁那年,因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嫁给了吴国扬武将军陶丹为妾。生下陶侃没几年,丈夫陶丹便病逝。从此,家境便跌落到了“酷贫”的地步。在外孤苦无依,湛氏只好携带侃儿从柴桑(今九江)回到新干娘家,以纺织为生,供陶侃读书。她去世后,人们遵其遗嘱,将她埋葬于新干县城十字街附近,享年75岁。

 

教子惜阴

湛氏小时候受过一点启蒙教育,是个有少许文化的女子。她深知读书的重要,因而省吃俭用,以自己纺纱织布的微薄收入供儿子读书。可是,小陶侃生性贪玩,读书不用心,这可急坏了母亲湛氏。

有一个下雨天,由于家无斗笠、雨伞,陶侃没法上学,便蹲在母亲的织布机旁玩耍。小陶侃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盯着穿来穿去的梭子,十分好奇。湛氏见状,灵机一动,停下织布机,把小陶侃拉到身边,轻声细语问:

“侃儿,这些天老师教了你什么课文呀?”

“娘,老师最近教我们读《贤文》。”

“哦。”湛氏记得孩时也念过此书,“侃儿,你能背得出来吗?”

“背得。”小陶侃便天真地叽叽喳喳地背诵给娘听。当背到“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湛氏扬手叫小陶侃停下,问道:

“这两句是什么意思,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呃,光阴……这个,日月嘛……就是……”小陶侃想了半天,结结巴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湛氏因势利导地指着手里的织布梭子启发他:

“侃儿,这是什么?”

“梭子呗。”

湛氏接着边织布边指着手中来来去去的梭子问:

“侃儿,你看这梭子来去匆匆,快不快呀?”

“快,真快!”

“对,这日子一天天飞快地过去,就象织布的梭子,射出的箭一般快呀。”

“哦,原来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讲的就是日子过得真快啊!”小陶侃茅塞顿开。

“是呀!侃儿,像你这样读书不用心,可日子一天天过去,可惜不可惜呢?”

“可惜!”

“既然可惜,该怎么办?”

“娘,儿懂了。儿要爱惜光阴,用功读书!”

“这就对了。崽啊,从现在起,你一定要用功读书,切莫浪费光阴。”

小陶侃望着慈母那温和而期待的目光,顿时好象懂事了许多。从此,他发奋苦读,结果不负母望,一举成才。陶侃为官以后,也常告诫部下:“大禹圣者,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后人为纪念陶母教子惜阴苦读的精神,在湛氏故宅旁建造了一座陶侃读书台,台下为一方洗墨池。尔后,又在读书台附近兴建了“惜阴书院”、“金川望江楼。”

 

截发筵宾

湛氏拉扯着小陶侃,过着十分清苦的日子。有一天,陶侃的好友范逵等人途经新干,见冰雪封道,且又天色将晚,特来陶侃家借宿。可是家中“室如悬磬”,拿什么来招待客人呢?陶侃一时手足无措,过意不去;范逵也显得尴尬。湛氏见状,连忙上前热情招呼客人,同时要侃儿和客人聊聊天,叙叙旧。然后,她便转过身去安排食宿问题。

家中早已无钱买米,怎么办?湛氏习惯地用手捋了一下鬃角,顿时想出了办法。她趁客人们闲坐寒喧之际,毫不犹豫地拿出剪刀,“咔嚓”一声将青丝剪下,编成假发,旋即出门卖与邻人,换回了油米酒菜。还有柴火、马料,在这冰天雪地里也难寻觅,湛氏便撬下几块旧楼板当柴烧,把垫在床上的禾草席子拿出来切碎喂马。范逵等人见了,深为感动,连声赞道:“非此母不生此子!”母亲“截发筵宾”的待人美德,深深铭刻在陶侃心上。故陶侃为官以后,始终保持着“恭而好礼”,“引接疏远,门无停客”的待人作风。

 

送子“三土”

陶侃在踏上仕途赴任之际,湛氏特地把儿子叫到跟前,语重心长地教说:“侃儿,为娘苦了一世,总算看到你有了出头之日;但望我儿要做一个清正之人,不可误国害民。”

“娘,孩儿记住了。”陶侃说。

“为娘拿不出什么东西为儿饯行,就送你三件土物吧。”

“三件土物?”陶侃疑惑不解。

“是的。”湛氏拿出一个事先准备好了的包袱递给陶侃说,“带上它吧,到时你自会明白的。”

来到官府上,陶侃打开包袱一看,只见里面包着一坯土块,一只土碗和一块白色土布。他先是一怔,过了一会儿,才慢慢领悟到母亲的用意。原来一坯土块是教儿永记家乡故土;一只土碗,是教儿莫贪图荣华富贵,要保持自家本色;这一块白色土布,更是教儿为官要尽心恤民,廉洁自奉,清清白白,永不忘本。

母亲的箴告,深深打动了陶侃的心。后来陶侃在仕途上果然如湛氏所望,正直为人,清白做官。

 

封鲊责书

陶侃后来在九江做县吏,九江濒临长江,水产丰盛。陶侃又恰好临管渔业。孝顺的陶侃念及还在乡间贫居的母亲,心中总觉深怀歉意。一次,带了一坛子的鱼鲊(一说糟鱼、一说咸鱼),趁下属出差顺路之便,嘱托送交母亲。他是出于一片孝心,想让母亲也能尝尝九江的特产。

自打陶侃远赴九江任职后,湛氏一直十分惦念。儿子的衣食起居,固然使她牵肠挂肚;然而,湛氏更时时牵挂在心、甚为担忧的是陶侃为官如何?儿子还年轻,能否出污泥而不染呢?

但是,待读罢陶侃来信,并问清楚送来的那坛鱼鲊,乃是公库之物,湛氏变喜为忧,心情极为沉重,她重重地叹了一声气,取过砚墨,挥毫书了个“封”字,将封条贴上鲊坛,又落笔写道:“你身为官吏,竟拿国家公库的东西送来给我,不但不能给我带来什么益处,倒使我更增添优愁啊!”然后,她对来客说:“公库的东西,我绝不能收。这信和鱼鲊,烦你仍带回交给侃儿。他应该明白!”

陶侃收到母亲的“封鲊责书”后大为震动,惭愧不已。从陶侃后来为官清正廉洁中,我们可以看到湛氏这一次严肃的教育,在陶侃一生中所产生的巨大影响。

陶侃76岁那年,疾病缠身,经朝廷批准,卸职离开武昌到长沙封地安养。临行前,他对军营的各项资财,如兵、器、牛马、车船等,一一造册登记,锁入仓库,贴上盖有大印的封条,并把钥匙、清册亲自移交给接理这些事务的右司马王愆期手中,然后才登舟启程。此事传开,人人感动,“朝野以为美谈”。不料,船才驶经樊溪,还没抵达长沙,陶侃却因病情加重而逝世了。“封库”,也成为他一生中所办的最后一件公务。

从湛氏“封鲊”,到陶侃“封库”,贤母贤子,一脉相承,公私分明,廉洁奉公,高风亮节,传为美谈。



上一篇:欧母教子有方

下一篇:刘仕祯铁面无私

招生热线:0796-8263123   0796-8263303

学院办公室电话(传真):0796-8263529

招生就业处邮箱 jazyjsxyzjc@163.com

学院办公室邮箱:japtbgs@163.com
新闻/公告类投稿邮箱:jazyjsxyxcb@163.com
校园文艺投稿邮箱:jazyxywy@126.com

COPYRIGHT © 2016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 地址:中国江西省吉安市中心城区吉安南大道133号
备案编号:赣ICP备15000328号-1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