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叔廉巧拒贿赂

来源:监察(审计)室 作者:编审:jcsjs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8-06-21

胡叔廉(1513-1562),新干人。明嘉靖进士。任浙江宁海县令,刑部给事中,应天府丞。嘉靖三十六年(1557)晋升为掌管全国最高审判权的大理寺正卿。为官22年,一半时间做地方父母官,为民请命,一半时间做监察执法官,为社稷殚精竭虑,忠心尽职。

金秋九月的一个月夜,兵部都给事中胡叔廉的宅院门突然“砰砰砰”响个不停。待家人开门一看,见是一位军士打扮又落荒而逃的人。来人细问:“胡大人在家吗?”家人回问:“你是何人?”“我是胡大人同科进士蓟镇佥都御史参军朱方,找胡大人有急事。”家人回屋禀报后,胡叔廉便出门相迎:“朱大人十年不见,为何弄成这般模样?”“一言难尽。”进屋后,朱方第一句便说:“胡兄,老弟遭难来求你搭救了!”之后,朱方将自己被派往大明九大边关重镇的蓟门协助总兵兵部侍郎张汉共把国门,昨夜被辽军攻陷一事慌忙说给胡叔廉听,而且一边诉说一边不停地流着眼泪。

胡叔廉听后,心底有了几分思忖。于是先将老朋友朱方安顿洗漱之后,再行酒菜款待。席间,胡叔廉劝说朱方:“胜败乃兵家常事,守不住边关重镇,总兵张汉当问首责,你不过只是个参军,就是撤职查办,也不至于杀头问罪吧!”但此时的朱方,一沾上酒就胡乱说出一些前言不沾后语的邪话来:“不,远不止杀头。胡兄,念在我们同科会试的情分上,若救不了我,可要救救我的家人啊!”喝着喝着,朱方终因疲惫不堪加之酒力之故,嘴里仍然念念有词:“胡兄,救救我,救救我的家人……”说着念着,就倒在酒桌上酣睡起来了。

这一夜,胡叔廉未能睡好觉,总感到通晓大明刑律的朱方这么恐惧害怕,决非仅此边关失守一责,恐有什么犯下危害社稷江山的大罪。想到此,办案多年的胡叔廉心里有了谱,这种案犯只有“故纵欲擒”,便可“自投罗网”了。

第二天一早,朱方见胡叔廉像亲兄弟关照同科好友,倾心感谢,便从行囊中拿出一尊金佛送给胡叔廉,口中说道:“知恩不报非君子,此物先为谢礼,事后定当重谢。”胡叔廉一见重金贿礼,凭他多年监察办案的敏锐眼神,更感事重千斤,本想严词呵斥,转而镇定开导,随即问朱方:“这就见外了,你我同科进士,效忠朝廷。莫不是做了什么不忠不孝之事,不把我当兄弟看待,如何出此重金感谢?”就这样,历尽一天一夜的“攻心法”和“换心术”,朱方的心理防线几乎崩溃。最后,胡叔廉又语重心长地给朱方指明唯一的出路:坦白交待,主动揭发,争取立功,才能自救!受到“心审”的朱方,似乎找到了一线生机,答应自首,并交代了他与总兵张汉犯下的祸国罪行。

原来,总兵张汉伙同参军朱方合谋贪污挪用军粮军饷, 派人到湖广收购军火材料雄精硫黄,走私西辽;又从西辽换取贵重皮毛,高价转手卖给京都商人,假冒军需物资通关,从中牟取暴利。而西辽掠购了大量急缺的军火材料后,加紧制造了大批的火箭簇、火铳枪、火药炮。于是,西辽小王子亲率一支火器兵队,偷袭了大明重镇蓟门。因火器密集,攻势强大,边城即陷。总兵张汉只得回京告急,参军朱方也只好连夜逃来胡叔廉家避难求救。

听完朱方的交待,受到极大震撼的胡叔廉深感此案关系重大,大至危及大明江山社稷的安全。这不仅属于贪污军粮军饷的大案,而且是私通敌国的重案。第三天一早,胡叔廉押送朱方至兵部自首,并将朱方的行贿金佛上交兵部,又将全部案情禀报给武英殿大学士、当朝首辅丞相兵部尚书夏言。随即,夏言下令将总兵张汉缉拿归案,抓捕入狱。

不日,胡叔廉“巧拒金佛”之事在朝野上下传为佳话,而胡叔廉也因拒重金查获通敌大案受到朝廷嘉奖和重用。



上一篇:刘仕祯铁面无私

下一篇:郭汝霖拒礼不贪

招生热线:0796-8263123   0796-8263303

学院办公室电话(传真):0796-8263529

招生就业处邮箱 jazyjsxyzjc@163.com

学院办公室邮箱:japtbgs@163.com
新闻/公告类投稿邮箱:jazyjsxyxcb@163.com
校园文艺投稿邮箱:jazyxywy@126.com

COPYRIGHT © 2016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 地址:中国江西省吉安市中心城区吉安南大道133号
备案编号:赣ICP备15000328号-1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